24小时服务热线:135-2150-2217   厂家电话:139-3329-8613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型煤
众专家谈煤炭完全去煤化还不到时候
文章出自:型煤设备|型煤压球机|型煤烘干机|型煤粉碎机|型煤生产线|型煤机械厂家-北京亚游集团科贸有限公司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22    浏览数:

  众专家谈煤炭完全去煤化还不到时候,近年来,国家力推清洁取暖,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指出,针对“革煤炭的命”的口号,现在还不是革其命的时候,而是要解决煤炭在开发生产、消费利用过程中的问题,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谈“去煤化”。

  2016年煤炭原煤产量34.1亿吨,煤炭供给占到我国整个能源比重约70%。这说明了什么问题?相对富煤、贫油、少气、缺铀是我们的能源“家底”,资源禀赋决定了能源供给情况。根据2016年数据,除煤炭外的能源供给量不到7.5亿吨标煤。

  “中国国情决定了‘非常之局’,其中基础能源供给‘以煤为主’,且可预见很长时间段内无法改变。”经济学家贾康指出,“‘非常之局’需要‘非常之策’进行破解。要支持中国现代化发展,必须立足国情。中央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线。煤炭可以从煤电产能布局、煤炭清洁化开发和使用、煤化工升级发展、‘三去一降一补’等三方面进行优化。”

  煤炭清洁发展为能源转型关键

  “学术界已基本形成一个鲜明的结论:资源禀赋之下,中国国情决定了一个‘非常之局’,在可以预见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依然不得不‘以煤为主’地来解决中国的能源供应问题。”贾康指出。

  据统计,煤炭在中国的主体能源地位相当长时期内难以改变。煤炭长期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70%左右,预计到2030年,我国煤炭消费量仍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55%左右。贾康感慨,这个“非常之局”挑战的严峻程度是不言而喻的,“全球找不到另外一个经济体可以跟中国来做这种对比”。

  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理事长张绍强指出,与石油天然气相比,煤炭是目前中国自然能源资源中消费价格最低廉、使用最便捷、运输储存最方便安全、生产成本最低、勘探基建投入最少、资源最丰富最有保障的能源品种。

  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,煤炭清洁发展,建立绿色生态,实现行业转型升级,是能源转型的关键一环。除了生态发展的要求,寻求绿色发展、结构转型,也是煤炭行业自身应对经济大环境变化的立身之本。

 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已成趋势

  目前,中国煤炭的使用方式和消费领域可分为六大构成,分别为燃煤发电、炼焦和喷吹、煤化工转化、建材耗煤、民用煤、其他零散用煤。

  “真正目前还处于失控状态的,主要是散煤,其消费总量为7.5亿吨到8亿吨。”张绍强说,“散煤治理也是近期清洁供暖和蓝天保卫战的关注重点。”

  民用散煤使用上,通过“好煤+好炉”,也能大大减少其大气污染物排放。

  “现行的使用方式导致大气污染是客观存在,要全面贯彻落实北方清洁供暖,就必须转变煤炭利用方式,如果全面实现清洁高效利用,就完全可以控制煤炭消费对大气的污染。因为煤炭是完全可以清洁化利用的,关键是看怎么利用和防治。”张绍强指出,“对实在难以有效治理的居民散煤用户,再采用相对清洁的能源进行替代才是科学、合理、可持续的。优质无烟煤、固硫抑尘型煤、兰炭等都是可行的选择,不一定只盯死在改气、改电一条道上。”

  据介绍,目前煤炭清洁利用中除尘效率已经实现高达99.7%,最好可达到99.9%。而经过超低排放改造,燃煤电厂二氧化硫已降到非常低,氮氧化物也类似。随着技术的发展,民用散煤挥发性有机化合物逃逸问题也能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绿色煤电真正意义上的实现,意味着煤炭的利用中至少六成能得到高效清洁利用。与天然气发电机组相比,燃煤超低排放发电排放值相差不大,甚至部分机组可以做到优于天然气发电。

  去煤化还不到时候

  根据2016年数据,除煤炭外的能源供给量不到7.5亿吨标煤。相对富煤、贫油、少气、缺铀是我们的能源“家底”,资源禀赋决定了能源供给情况。

  因此,针对“革煤炭的命”的口号,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有话要说,现在还不是革其命的时候,而是要解决煤炭在开发生产、消费利用过程中的问题,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谈“去煤化”。

 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宏伟发展目标,到205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化强国。为实现这个目标,我国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至少要比2011年翻一倍,达到5.2吨标煤,这就需要每年再多生产约30亿吨标煤能源支撑。也就是说,我国能源发展还有很大的改善和提高空间。到2050年我们是否能再多生产这么多能源,以目前状况来看,答案是否定的。我国能源禀赋不够,因此,战略目标和能源供给矛盾尖锐。此外,我国面临的生态环境压力很大,土壤、大气和水环境污染等状态亟需改变,还有来自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。

  根据中美气候协议,我国承诺到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,这就要求我们坚持绿色低碳的战略方向,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。这些是发展目标与能源短缺、生态环境和气候约束条件下的矛盾。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认为,可以通过三条途径来解决这些矛盾:开源、节流、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。

  开源主要包括四方面:

  加强非常规天然气开发;加快可再生新能源发展,目前投入力度很大,但也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;储量非常丰富的天然气水合物(可燃冰)和干热岩资源的开发也值得期待;此外,要注重氢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,特别是氢能燃料电池汽车和氢能燃料电池发电。

  节流主要包括三个内容:

  一是提高能源效率。2016年我国每万元美金GDP消耗3.7吨标煤,世界平均值为2.6吨标煤,美国仅为1.8吨标煤。提高能效利用率,就可以解决实现目标的问题。虽然能效提高多次被强调,但提高的幅度很小,提升空间很大。

  二是浅层地热能的利用。它在给建筑物供热制冷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在作用。目前供暖方式是大城市靠燃气、小城市和农村烧煤。煤炭和天然气燃烧温度高,属于高品位能源,而建筑物供热制冷仅需低品位能源即可解决,这造成了高品位能源的极大浪费,且污染了生态环境,增加了全球的碳排放总量。

  三是光伏建筑一体化技术。这是一种将太阳能发电产品集成到建筑上的技术,光伏组件不仅可为建筑物提供能源,而且是建筑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如屋顶、外墙和窗户等。

  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应该解决六大问题,包括煤炭开发过程中的绿色、安全、职业健康、回采率和使用消费过程中的清洁、低碳问题,因此,不是仅仅将煤炭作为燃料使用,而要为煤炭找到更好的增值途径。

  本文来源:网络

下一篇: 返回列表